揭秘:历史上真实的“杨子荣”牺牲真相

  提起杨子荣遇害的经过,大爷告诉我们,犁树沟现在叫阳光一队,从前也叫“仰脸沟”,老名叫养老沟。

  他见到的杨子荣个头不高,穿着黄大衣。当年,郑大爷的父亲在这个屯子当屯长,土匪谢文东他们一来就抢男霸女,各家的小鸡都让土匪给抓没了。

  当时,郑大爷三间房,南北大炕,他和母亲住在西屋。

  他小时候也经常干土匪。一进院就喊:“小嘎子!压连子!”(遛马去。)然后就杀鸡。

image.png

  1949年,郑大爷20几岁,土匪和解放军交叉着进屯了。

  记得有一回,谢文东的队伍进了阳关一队,让小孩杀鸡,正杀着,毛还没退完,听说“老二团”(杨子荣带领的人马)要来,吓得赶紧逃了。这时老二团进了村。

  杨子荣问:“你们杀鸡干什么?”

  老乡:“自己吃!辈桓宜迪晗噶。

  又说,小鸡有毛病,扔了白瞎了。

  杨子荣问:“谢文东来过吗?”

  许多人都不敢说。

  郑大爷家的认识杨子荣,于是说:“黑牛背有个人给送信,说你们来,让他快躲一躲!

  “什么时候?”

  “天刚亮时,大概7点多钟!

  “奔哪个方向?”

  “养老沟西!

  “一个也没住下?”

  “没了!

  他说:“老乡,别害怕。你们摘你们的鸡。我们就是老二团!”说完,他领着人就奔了西山。那时,谢文东部有1200多人,杨子荣的部队一百多人,终于把谢匪给打“花达”(散)了。这是郑大爷直接和杨子荣见面的一次。另一回,就是杨子荣牺牲。

  那是1949年的正月二十九,天嘎嘎冷,没到二月二。这一带许多散逃的土匪在山里和村里乱窜,解放军小分队也化整为零地追击散匪。

  这天天刚亮,外头狗咬,村口走来两个头戴狗皮帽子的拿枪的人。村里的老耿头出去捡粪,那两个人说:“老大爷,站下,别害怕,我们是黑牛背的!胡子和土匪打你们没有?”

  老耿头说:“打了……”

  “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

image.png

  老耿头一指沟北的方向。于是,那两个人就走了,后来才知道,那其中一个就是杨子荣。他们上了梨树沟的后坡,一进林子,二人就分开了。走着走着,杨子荣发现了一个窝棚,他推开门,见一个戴狗皮帽子的人背对着门坐着。杨子荣问他是老乡还是土匪,那个人不说话,回头就一枪,中弹的杨子荣赶紧拉枪栓,可是天太冷,枪栓拉不开,杨子荣就这样倒下了……

  当天,郑大爷和一些乡亲上了山,把杨子荣抬下山,放在村里一宿。第二天又套爬犁送往黑牛背解放军总部。大爷说:“如果当时杨子荣不是怕伤着猎手或百姓,他绝不会死在一个散匪之手!

  杨子荣是谁开枪打死的开枪打死杨子荣的土匪叫孟同春,原名孟连振,宁安县人,兄弟四人,他排行老三,外号孟老三,家住距杨子荣牺牲地约20公里的羊脸沟屯(现在是海林市柴河镇阳光村)。1946年10月孟同春在新海县(现海林市)黑牛背的闹枝沟参加土匪,他本人住在闹枝沟一带里马架窝棚中狩猎。负伤逃到他那里准备养伤的土匪共6人,有“国民党滨绥图佳保安军第三旅“旅长李德林的卫队长丁焕章(曾当土匪营长)、供应部长刘淮章(曾当土匪副营长)、惯匪郑三炮(曾当副连长)、程树林、牟成顺、伙夫马连德(均是土匪)。孟同春开枪打死杨子荣后,逃到牡丹江躲藏了一年就回到阳光村。在海林杨子荣烈士纪念馆内,陈列着杀害杨子荣的凶手孟同春2019年12月13日在公安机关做的口供:“这时,我看到屋外那个人手里枪没有打响,我就随手从怀里掏出枪扣动扳机,‘叭’的一声,门旁边人就倒下了!泵贤憾崦哦,趁着天还没有亮就逃了出去。战士们朝他开了枪,“我帽子上中了几枪,棉裤也打开了花,我没命的跑啊!痹诤A盅钭尤倭沂考湍罟菽,还陈列着海林县革命委员会2019年12月13日关于对历史反革命分子孟同春结论意见:“在文化大革命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,孟同春在党的政策教育下,主动坦白交待了其反革命罪行,认罪态度较好,被判刑8年,出狱后定为历史反革命分子,戴上帽子接受群众监督改造!1989年5月孟同春病死在海林市柴河镇阳光大队侄女家,终年80岁。受伤的土匪是伙夫马连德,他当时正躲在锅台后边,把大锅顶在头上,没有被手榴弹炸到要害。住在海林市二道河子镇沙河村(在文化大革命后期,清理阶级队伍中被革命群众揪出,在生产队管制参加生产劳动)后病死在女儿家。

image.png

  杨子荣牺牲后葬仪杨子荣牺牲后,立即传遍了二团上下,副政委曲波决定把杨子荣烈士追悼会及葬仪安排隆重些。派人到牡丹江请来了殡仪馆的永合班(乐队),在军民追悼杨子荣烈士大会上。参加大会的军区首长、各团代表、二团指战员、新海县委第一任书记孙玉谨(女)、县长刘克文及各界代表近万人参加。追悼大会开始,奏完哀乐,军区首长宣读了将杨子荣生前所在排,命名为“杨子荣侦察排”,当时是按十二杠的抬法,这是民间的风俗对死者非常尊敬而隆重的抬法,抬杠人都是选连、营以上干部担当,送葬的行列,前导两挺重机枪、左右各一挺,机枪后是一个班的全副武装的战士,接着是永合班,每人吹奏一尺八的唢呐,中间是杨子荣烈士的棺椁,棺椁后面是西乐队,再后,军区首长、二团指战员、地方领导和各界群众。送葬的人数以千计,前导已到墓地,队尾还在原地未动。灵起,两挺重机枪对空射击,永合班吹奏“哭皇天”等曲牌,一路上,机枪射击声,唢呐的哀曲,战士的哭泣,加之送行人胸前的白花、花环汇成一眼望不到头的长河,这种悲切的场面,是缅怀英雄杨子荣最隆重的悼念方式。棺椁抬到海林东山脚下后,将棺椁推进墓穴。烈士墓前木制的纪念碑右上角写着:为建立独立民主而奋斗的烈士千古。正中书写:英名永在,浩气长存。下款是:中华民国三十六年二月二十五日,送行的人将花圈、挽联、佩花放到烈士墓前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